咸鱼王

王烨,一条咸鱼,沉迷王者农药无法自拔🔫
我的野心和我写出来画出来的东西不成正比.

光亲,三星绘图本的半成品 她好可爱

..完全不像光亲的光亲
私设吧。粉色涂色练习(。)
光族亲王果然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啊..

从入圈到目前的乱七八糟涂的帕帕佩佩...p1是相互交换发型的一天、()

一个想要摸手书的咸鱼()
还没有做完,占tag致歉、!
估计要暑假那段时间可以做完吧.....大概、、

-第一视角
-艺术源自生活,生活源自狼人杀


........

"你想听我讲故事么?讲一个莫名其妙的故事,权且当做可以在睡前消遣的一个无聊的故事好了."
我实在是被那个孩子吵到了,无可奈何只好像模像样地作出一个要讲故事的样子清清嗓子.

................

夜色沉重.
月光皎洁如水流淌,星光黯淡于云彩之下.启明星的耀眼不复.徒留下黏重的云层兀自流动.
今夜满月.这是一个属于狼人的夜晚.

直到月色隐退于泛起的朝阳之中,直到天光渐亮,居住在远郊的猎人被发现死在了他的家里,死在了小小的木屋中.而他已往一直保护得很好的脖颈上赫然是几道刺目的血口,皮瓣外翻着,血液还没有凝固.

人们翻动他的尸体,殷红的血液便汩汩从破口之处满溢出来.他的手中紧紧握着他握紧了大半辈子的猎枪,人们脑海中似乎还能想象到这样一个画面:猎人在临终之前开了最后一枪,散弹枪的枪口发出一声呼啸,火药混着铁渣爆裂开来,一股脑钻进了那个"东西"的身体里.

人们在屋子的角落里发现另一个奄奄一息的人,很明显,他是被猎人的子弹打伤的.人们强忍着恐惧擦去他嘴角的血沫并向他提问,可是他却始终缄口不言,甚至还像是挑衅一般地,从咽喉中强行挤出几声尖锐的惨笑,最终气绝于世.

"狼"死了.
或者说,猎人用他最后一丝力气,带走了他.

"如何是好呢?"人们议论纷纷.
"真没想到,那个猎人居然被狼杀死了."
"听说他以前可是鼎鼎有名的猎魔人啊,那可是连魔鬼都能杀死的存在,却被狼杀死了!真是可惜啊!"
"那个死去的那个,肯定就是狼了吧!真是罪有应得!"
"我认得他!那不是,那不是那个人么?那个常常出没在教廷门前的那个混混!"
"是这样?那他为何总是去招惹教廷的人?那不是太明显了吗?"
"总之,他一定不是什么好人!也算是罪有余辜吧!"

"可是狼还是会存在的,狼并没有死绝,就在我们之中.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,还是会有人会继续死去的."
不知道谁如是说了一句,霎时间一片寂静.人群陷入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惊慌之中,无形的恐怖紧紧扼住了人们的咽喉.

"...那,我们举行一次会议吧!把狼找出来,再杀死."鬓边别着一朵蔷薇花的少女缓缓走出人群,脸上流露出不同寻常的平静之色.
"请你们相信我,我是预言家."少女声音软糯却又坚定不移,人们似乎能从她的眼中看到一丝别样的神采."我可以预见到那些人是可以信任的好人,以及到底谁是狼."

人们似乎是相信了她的论调,决定相信这位所谓的预言家小姐所说的话.而只有少女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是何等狂喜.

---我才不是什么预言家呢,我可是狼呀.货真价实的狼噢.可怜的猎人,只是错误地把一个听见打斗声音前来的平民打死了而已.
--人已经无论如何都无法胜出啦.只剩下一个平民,而我,还有其他两匹狼呢.

.........

"那后来呢?后来到底怎么样了?最后到底是谁赢了呢?"被故事吸引的小孩急切地拉扯着我的衣角,似乎是在抱怨我的停顿.

"后来么?人们被少女的谎言蛊惑,将一个毫无关系的人处死了."

"啊..?"小孩发出了一声恍若失望的叹息."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,到底是谁赢了呢?"



"不存在谁输谁赢."
"被处死的人被捆在火刑柱上,在火焰被点燃的一瞬间,所有的人都失去了呼吸.而原本应该是被烧死的那个少年身上焦黑的皮肤尽数脱落,从背后生出一双巨大的金色蝶翼.噢,原来他是花蝴蝶,他是妖精王,于火焰中涅槃,就如同凤凰一般.他掩口嬉笑着,空留下失去意识的人群,兀自飞向森林的方向了."

那个小孩忽然噤了声,他伸手捂着口唇瞪大了眼睛.我甚至能看见他眼睛里的恐惧和倒映出一丝异样的光芒,正如同看见了我身后缓缓张开的金色蝶翼一样.

在学校摸的妖精王
想和妖精王干酱酱酿酿的事情(....)

....随便摸的
Marco Polo🙌🙌🙌